網站導航

質量品牌

新聞中心
集團動態
行業資訊
智能化的切入點:對管理賦能
智能化的切入點:對管理賦能
2020-06-22
工業技術軟件化:把人的知識變成計算機的知識工業技術軟件化就是把各種數據加以標準化、量化,這種進步就像從中醫到西醫,能把知識數字化、明確地表達出來。在這個過程當中,很多人有一個心理障礙:總是擔心自己的模型不太精確,原理上有漏洞。我認為這種擔心是沒有必要的。為什么呢?先試用再說,有了問題,大家再回過頭來研究這些問題。據說日本人有個特點,任何的東西都把它模型化,這樣一來就可以傳承了,出了問題也可以進行持續改進。所以模型確實非常重要,一定要把知識記錄下來,記錄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變成一個很明確的東西,變成一個計算機可以實現的東西,很多問題就都解決了。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要做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人的知識變成計算機的知識,朱鐸先總和趙敏總寫過一本書叫《機·智》,某種程度上來講,他們就主張把人的智慧變成計算機的智慧。其實優也也是這么做的,優也的基因之一是咨詢,我們怎么去做咨詢呢?第一步,要發現有價值的東西,比方說鍋爐熱效率比最優的時候下降了3%,價值就在你發現的問題里。我一直強調,會搞技術的人一定是價值驅動的,這個價值不是虛的,是實的;第二步,問題根源在哪里?煙道堵了;第三步,怎么解決?掃一下灰。效果如何?兩邊數據進行對比,報給領導。搞咨詢是這樣一個邏輯。那么我們搞智能化、知識軟件化什么邏輯?你需要把以下思考告訴我:你憑什么知道鍋爐的熱效率下降了?你憑什么知道是煙道堵了?你什么時候發指令讓它清掃?清掃的效果如何?報給領導作為考核的標準。其實這就是把人的知識變成計算機執行的東西。在過去,一個咨詢師要花1-2天才能發現這個問題,現在把它軟件化之后,它可以實時監控著。而且,知識不僅可以用到你這里,還可以用到各地,從而知識就被極大的重用了。所以,知識軟件化并不難,多數情況下是人想清楚了,交給機器去做,就這樣的一種邏輯。技術問題背后的管理問題搞智能化,很多人搞偏了,有的人說,先上機器人吧,或者先上一個什么系統吧,結果有時候一個機器人的成本等于3-5個工人的成本,我們要機器人干嘛呢?工人失業了,企業花錢又多,也很難掙回來。不具備經濟性的所謂的技術進步,其實是一種資源的浪費,甚至可以說是犯罪!智能化必須是有經濟價值的。在我看來,智能化的經濟價值很大程度跟管理有關系。我們把很多事情當成技術問題,其實它的背后不是技術問題,而是管理問題。我先講個小故事。一家鋼鐵廠,有一個重要的煉鋼指標,叫一次拉碳的雙命中,即碳和溫度同時達到要求。這個公司花了很長時間,把命中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幾,覺得水平已經很高了,因為已經考慮到所有能考慮的條件,似乎已經達到天花板了。后來跟國外最先進的企業對標,問對方你們的雙命中率是多少?國外的專家一聽,感到很奇怪,問什么叫雙命中?他解釋說是碳和溫度同時命中。國外的專家反問,還有不命中的嗎?這件事情讓我們中國的這個同志就感到非常的驚訝,問難道你們100%都命中嗎?對方說不一定,一年有個一兩次也是有可能的。換句話說,不命中的情況實在是鳳毛麟角,以至于人家不把雙命中當成一種指標。為什么會有這么一種本質性的差別在這里面?這位同志回來思考后,得到一個答案:我們總是試圖用技術解決生產中變化的問題,但是國外公司的出發點就是把變化都控制住,不發生變化,就可以永遠按照這個邏輯走。它是通過管理,讓生產過程變得很穩定,就不會不命中了。我用這件事情告訴大家一個什么邏輯呢?管理定義技術的邊界。一個問題之所以是技術問題,往往是因為管理不到位,才變成技術問題,假設管理到位,往往它就不是一個技術問題。如果一個企業的技術水平真高,往往是管理水平高,而不見得是真正的技術水平高。有位老先生是優也的顧問,過去在豐田負責精益,聽了我這個故事之后非常感慨。他說我們一開始在發展中國家設廠的時候就發現了一個問題,發展中國家的工人和技術人員的技術水平,比我們美國和日本人的水平高,為什么呢?因為發達國家的工人和技術人員,永遠面對一種穩定的生產過程,出了問題不知道該怎么辦;但是發展中國家,管理過程中會有各種各樣的麻煩,這些麻煩都會甩給技術人員去解決,所以技術人員就見多識廣了,因此技術水平反而比發達國家的人的技術水平還要高。所以,我們看技術問題要看它的背后的管理問題。數字化轉型的切入點:管理的優化在鋼鐵行業或者一些大企業當中,管理和控制,都是由計算機系統來實現的。計算機是分級的,底層的叫控制,高層的叫管理。高層的和底層的是有差別的,底層管的范圍很小,響應速度很快,主要是以自動控制為主;高層管的范圍很大,響應速度慢,主要靠人。過去計算機不發達的時候,底層能做得都做了。隨著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我們可以把管理和控制融合在一起,讓計算機代替人的管理,幫助、監督人的管理,特別適合空間大、相關要素多、實時性要求復雜的情況。因為空間大,過去沒有辦法實施做;相關要素多,人腦子轉不過來;實時性強,人腦也算不過來。有了互聯網,可以把數據都提取上傳,把邏輯告訴計算機,一秒鐘就可以算出人工一個小時算的東西,計算機的優勢就出來了。計算機用于管理,其實是一個老問題。1982年的時候,江蘇有家企業就想用計算機來看一看擋車女工干了多少活,當時被稱作“電子包公”。因為它很公平,誰干的活多,誰干活少,按這個結果論功行賞。20多年前大家搞過CIMS,當時條件不充足失敗了,CIMS的一個重要想法也是把管理和控制融合在一起,過去沒有條件,現在開始有條件了。管理和控制放在一起,真正困難在什么地方?它的困難第一是價值隱藏。價值隱藏,舉個例子,有一家鋼鐵廠,他的鐵礦石的買家和負責收購的人串通勾結,讓這家企業一年損失20個億。還有一個煉鋼廠,一年被偷的合金有1個億。再比如說有一家工廠,他的設備燒了,損失1000多萬,就認為是設備故障,其實是操作工睡著了。大家注意到,這些問題往往跟個人利益有關系,當事人不愿意讓你看到,這叫看不見的損失。第二種是忽略掉的成本。比方說研發的過程,看起來都是小事,你出了點錯改改,他出點錯再改改,他改錯了,其他人也得相應調整,這么一來二去,本來研發時間一年,拖成了三年,都是因為小事;交貨周期也是這樣,本來是計算機一秒鐘可以做的,換成人來協調,如果涉及多個部門,一個禮拜都決策不下來,等等。很多這些小損失往往大家注意不到,但是加在一起是非常大的,大到什么程度呢?一般說法是占到成本的20-30%,是這些看不到或者忽視的成本。為什么忽視?因為不好管。當企業的管理有短板時,才會出現這個問題。做智能制造要從價值出發,價值在哪里?就在看不見的地方。如果你能把企業這些看不見的問題都管好,你的企業差不了。所以做智能制造要從價值出發,價值在哪里?就在看不見的地方。如果你能把企業這些看不見的問題都管好,你的企業差不了。那么,看得見為什么有用呢?有家豆腐廠裝了個攝像頭,產量就提高了;有家生產筆記本電腦的企業,裝了個攝像頭,信號都還沒連,次品率就降低了。廠長跟我講,為什么會發生這種變化?看到裝了攝像頭,操作工都不知道沒連通信號,他干活就認真了。所以,當被看見的時候,管理水平就會上去。數據有什么作用?數據就是用數字來表征,讓人看得見。涂子沛先生寫過一本書叫《數文明》,他認為管理加強之后,會把我們帶入一個新的文明時代。何老先生也說過一句話:智能化可以讓管理能力顯著增強。新冠疫情期間有一個健康碼,可以管到每一個人的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設想一下,沒有數字化,我們怎么可能管得這么細!所以,能把每一個個體、每一個時刻的全生命周期都管起來,沒有數字化是做不到的。如果用在工業生產上,就可以看到每一個時刻、每一個產品是不是處在最優狀態,盡量地去接近,現狀和最優之差就是你改進的空間。把每一個個體、每個時間段、每件事都管好,讓最佳的做法能夠保持并成為常態。我有一個同事講過這么一句話:“管理最大的麻煩,是授權和受控的麻煩。”你給一個人權利,他就開始以權謀私了;你不給他權利,他就沒有辦法發揮積極性。這個矛盾怎么解決呢?辦法就是你授權給他,但是看得見他干得好壞。何老也有類似的說法,數字化能解決利和義的統一。干得好的,計算機給記下來,干得不好的,計算機也給記下來,所以干好就能得到表揚,干壞就會得到懲罰,利義就會統一。過去倡導管理者要和生產相結合,很麻煩,但是有了計算機,操作者可以知道自己的操作對于管理效率可以產生多大的影響,管理者也知道生產者干得是好是壞,這個手段可以靠計算機實現,這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地方。清華大學王建民老師幫石家莊天遠公司做了這樣一件事情:個別卡車司機跑冒滴漏干私活,如果一個老板有1000輛車,他不可能時刻跟著這1000輛車。于是就在卡車上裝一個GPS,把速度信號和功率信號提取出來,根據F=MA,就算得出它的質量是多少,也就知道了卡車在哪里增加了重量,在哪里減少了重量。這樣一來,當貨車在不該增加的時候增加,不該減少的時候減少,就可以判斷他干私活了。計算機幫助人去做管理,哪怕有10000輛車,它都管得好好的。這情況下,被管理者就不會干私活了,這個漏洞就被補上了。所以,數字化可以對管理賦能。用智能的辦法,把數據變成可認知的信息,用有限的精力實現更好的管理。我常說:管理的優化,往往是數字化轉型的切入點。這些價值在于平時的跑冒滴漏。困難就是些“兔子”。因為這些兔子都是隱藏的。一般來說,別人沒有把事辦好,是不會主動告訴你的!這是人性所在啊!所以管理優化首先是要解決人的問題,這事比較難,這種做法,叫做“管理帶動技術”。來源:數字工業知識中心  郭朝暉:上海優也科技信息咨詢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曾長期擔任寶鋼研究院首席研究員。
企業數字化轉型失敗的10個誤區
企業數字化轉型失敗的10個誤區
2020-06-21
2017年底開始,數字化轉型開始形成市場熱潮,彼時各行各業紛紛加碼數字化,希冀從一次轉型中華麗轉身。如今,數字轉型熱潮依舊未減。CIO 們正緊鑼密鼓地將云、API 和微服務整合到平臺中來增強業務流程。因為他們堅信,敏捷的架構有助于簡化操作,從而更好地為客戶服務。根據咨詢公司 TEKsystems 在2019年底進行的一項研究,在510名商業和技術領袖中,有 47% 聲稱他們的組織正在推進整個企業的數字轉型計劃。然而,現實是,這種轉變常常感覺像海市蜃景:從遠處看很酷,很誘人,但慢慢靠近則發現,就不那么真實了。通常,組織進行數字化轉型最大的失誤是無法做出實現整個企業轉型所需的文化變革。而且,即使是那些保持大部分預算不變的組織,在推動大規模的企業變革中也存在一些障礙。具體來說,阻礙企業數字化轉型的10個絆腳石是:1、文化沖突對許多組織來說,文化變革是其轉型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根據 TEKsystems 的調查,39%的組織表示他們的組織結構無法支持企業轉型。TEKsystems 市場研究經理 Jason Hayman 表示:“盡管技術觸手可及,但如何優化其潛力卻很復雜。那種缺乏共同愿景,沒有考慮到整個生態系統的狹隘心態正是數字化創新的走向錯誤方向的根因所在。”2、缺乏 CEO 的支持轉型要從頂層開始,至少從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但 2017年 Wipro Digital 的一項調查顯示,35%的高管將缺乏一個清晰的轉型策略視為實現全面數字化的關鍵障礙。Wipro Digital 全球主管 Rajan Kohli 補充說,CEO 通常是罪魁禍首。“數字化轉型的努力未能達到預期的投資回報率,部分原因是,數字化轉型既是戰略、技術、文化和人才問題,也是領導力問題。”3、目標不一致在接受 TEKsystems 調查的 leader 中,有32%表示,有太多相互競爭的優先事項是他們難以清除的轉型障礙。Hayman說:“人們的期望不一致。而且對許多組織來說,突襲的 COVID-19 可能更加劇了這一點。所以,確保高層和利益相關者就商業目標達成一致至關重要。”安永咨詢市場、業務發展、行業和解決方案部門的負責人 Herb Schul 也表示,結盟問題往往源于業務部門之間的隔閡。由于無權進入,產品所有者無法看到供應鏈內部的情況,這樣一來,他們就很難為客戶服務。此外,一個孤立的組織不會對像冠狀病毒大流行這樣的危機做出敏捷的反應。“成功的關鍵在于超越或跨越組織的豎井和結構,轉變所有的業務流程,以獲得你想要的結果” 。4、徘徊在“what 和 how”的問題上即使克服了對變革的抵制,當大多數公司在糟糕的財務狀況和來自董事會及競爭對手的壓力上升之前依然不會退出觀望模式。而且,大多數 leaders 仍在努力弄清楚他們需要改變什么以及如何去做。這種優柔寡斷會造成組織惰性,更有甚者,導致他們做出錯誤的決定。麥肯錫高級知識專家 Laura LaBerge 表示,轉型的主要障礙在于未能理解所需的技術以及運營這些技術所需的人才。比如,企業是否需要一種新的數字化運營模式?這需要多少 Scrum/敏捷專家或DevOps工程師?等等。而數字化變革的步伐使這些成為其成功的一個困難但必要的因素。對此,企業業務負責人必須與 CIO 溝通,以填補這些知識空白。5、陷入觀望的陷阱波士頓咨詢集團亨德森研究所(Henderson Institute)董事總經理 Martin Reeves 表示,在“做什么以及如何做”的問題上猶豫不決,會讓企業陷入困境,因為它們推遲了轉型。Reeves說:“成功轉型最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他們是否能迅速開始。因為數字化顛覆發生得很快,而大多數財務指標都是滯后的。”Schul也指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雖然新冠肺炎使許多企業陷入停滯,但它也加速了技術變革,使其在幾周內而不是幾個月就能完成。“COVID-19 正在推動我們跨越障礙,”Schul 補充說。6、技術陷阱無論是改變的意愿,還是技術與員工的完美結合,都無法拯救 CIO 們免于落入以技術為中心的陷阱。Reeves 認為,雖然技術是轉型的關鍵驅動因素,但應用那些不能幫助滿足客戶需求或啟用新的數字商業模式的工具幾乎不會幫助組織增加價值。另一個問題是,如何選擇最喜歡的技術,譬如云計算、預測分析、區塊鏈、人工智能或物聯網(IoT)。而且,有時候 CIO 們會愛上他們工具包里的單一工具,而忽略了基本的競爭問題和客戶需求。Schul表示:“那些表現不錯的案例存在這樣一個共性:較少關注高大上的新技術或新技術組件,而是更多地關注于尋找合適的地方來應用它們。”7、大爆炸理論在策略上找到共同點并表現出改變意愿的組織傾向于用“大爆炸”的方法來對待轉型,而不是通過一系列的迭代轉換來改變業務流程。然而,這通常會導致組織“對太多結果抱有太多期望”。而且,如果企業文化不協調,企業戰略就會失敗。所以,關鍵在于組織如何在不斷重復的基礎上取得階段性勝利,而不是一開始就朝著那個或許永遠實現不了的大里程碑邁進。8、速度不夠快在接受Wipro Digital調查的受訪者中,只有4%的人表示,他們在一年內實現了一半的數字化投資,而大多數受訪者表示,他們公司花了兩到三年時間。LaBerge說,數字化加速發展的規模和速度加劇了這一問題,使得縮小現有企業和競爭對手之間的差距變得越來越困難。而且,規模或網絡效應會讓這一差距看起來更大。9、人才赤字數字化轉型需要新的人才,包括受過最新編程語言培訓的軟件工程師,以及知道客戶想從虛擬助手那里得到什么的產品經理。而在能夠找到這些人的前提下,很多公司愿意花高價聘請,比如用戶體驗設計專家、DevOps工程師、數據科學家和人工智能專業人員。Hayman 表示,90%的企業認為,他們至少需要一些新型人才,37%的企業認為,要想成功實現數字化轉型,需要進行廣泛的人才結構改革。但現實是,需求遠遠超過供給,大多數企業發現很難從蘋果、谷歌或Facebook那里吸引到經驗豐富的軟件開發人員、產品經理和其他技術專業人士。10、缺乏連續性不知你以前是否遇到這樣的場景:一個 CIO 的 LinkedIn 檔案從“X的全球CIO”變成了“Y的全球CIO”,或者更糟,“尋找我的下一個機會”。這種轉變的影響很難量化,但它們往往會阻礙組織轉型的努力。為什么這樣說呢?LaBerge表示,高層領導往往不想繼承一場變革。他們更希望從零開始,留下自己的印記。而且,普通員工和其他管理人員的人事變動也是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最終的結果就是,隨著 CIO 和其他員工跳槽,企業幾乎沒有機會執行他們的數字化戰略。
張厚明:對我國工業投資的若干認識與建議
張厚明:對我國工業投資的若干認識與建議
2020-06-17
張厚明,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現為賽迪智庫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高級經濟師。主要從事工業經濟、產業規劃和產業政策等方向研究。工業是實體經濟的主體,現代工業體系是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工業經濟的發展離不開持續不斷的工業投入,工業投資作為工業經濟發展的物質基礎和技術條件,對保持和增強我國工業的實力和競爭力、實現我國經濟平穩增長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近年來,我國工業投資呈現出持續下滑態勢。當前,科學厘清工業領域各類投資之間的關系,全面了解和把握我國工業投資運行情況以及制造業重點行業的投資情況,并針對性的采取對策建議,將有助于實現我國既定的穩增長目標。一是應從戰略層面提升對穩定和擴大工業投資的科學認識工業投資的穩定增長對于全社會投資穩定增長具有重要意義,制造業投資占據工業投資比重的八成以上,而制造業民間投資和技術改造投資在制造業構成中也是占據舉足輕重的位置。從整體戰略層面看,制造業民間投資和制造業技術改造投資是穩定提升制造業投資和工業投資的兩個重要抓手,是當前穩定和提升工業和制造業投資的重中之重。未來,建議各級政府的宏觀調控措施應重點圍繞制造業民間投資和制造業技術改造投資展開。二是提升政府干預工業發展的各類政策的實施效果從我國工業投資的資金構成情況看,近年來我國工業投資的資金來源主要是來自企業的自籌,即工業企業自我發展、自主投資的能力日益增強,政府干預工業發展的程度不斷減弱。這也和近年來民間投資的不斷下滑相應證。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我國經濟進入長周期下行階段,更有中美貿易摩擦等外部經貿環境惡化的影響,我國經濟增長各項指標明顯下滑,市場疲軟態勢顯現,市場投資者信心不足,上述因素共同導致制造業民間投資出現斷崖式下滑并延續至今,進而拖累制造業投資和工業投資一并下滑。雖然政府近年來采取減稅降費等一系列措施,但效果并不好,未能顯著遏制民間投資的大幅下滑。未來,政府工作的重心還是應該放在通過進一步減稅降費減輕企業負擔、優化民營企業營商環境、恢復提升市場投資者信心等方面。三是加強企業技術改造,提高制造業技改投入強度我國制造業投資中,技術改造投資的占比約50%左右。技術改造投資對于優化制造業結構、提升制造業產品檔次、促進制造業整體向價值鏈中高端邁進意義重大。近年來,制造業技術改造投資的增長速度一直顯著高于制造業投資增速,從而對于提振制造業投資、穩定和提升制造業產能利用率發揮了重要作用。可以說,技術改造是政府主管部門在促進和擴大工業投資方面可以操作的為數不多的重要抓手之一,應予以重點推進。未來,建議主管部門應加大宣傳,引導企業重視技術改造工作并不斷加大對企業技改的經費投入,同時提高對中小微企業的技術改造扶持力度,并為企業技術改造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四是加大對高技術產業(制造業)投資力度,實現工業轉型升級發展從產業方面看,伴隨著我國工業化整體進入后期階段,三次產業結構的演進中,工業的比重將不斷下降(讓位于消費)并穩定子一定水平。勞動密集型產業也將讓位于資本密集型產業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將會出現產業外遷和轉移。即按照工業化和產業演進規律,未來我國高技術產業將日漸占據市場主體位置,這也是伴隨著工業化進程必然出現的一個規律,工業和制造業的轉型升級發展也是必然的趨勢。近年來我國高技術產業投資(制造業)份額呈現上升趨勢。未來,高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將是工業領域投資重點和熱點,全社會的人才、土地、資金、技術等各類資源將向此類產業集中和集聚。政府主管部門應順應經濟規律,做好規劃和引導。努力做好傳統基礎產業和新興高技術產業的平衡協調發展,各地應結合本地工業化發展階段與發展水平,既不能拔苗助長,盲目發展高技術產業,也不能忽視經濟發展階段和產業發展前沿趨勢,走回頭路,發展低端過時的夕陽產業。
工業生產穩定回升——國家統計局工業司副司長江源解讀5月份工業生產數據
工業生產穩定回升——國家統計局工業司副司長江源解讀5月份工業生產數據
2020-06-16
5月份,隨著中央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政策措施逐步落實,復工復產深入推進,工業生產繼續回升。但1—5月份累計工業生產仍下降,5月份部分行業和產品回升力度有所減弱,外部環境復雜,工業經濟穩定運行仍面臨不少困難和不確定因素。  一是復工復產深入推進,工業生產加快。對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抽樣調查顯示,截至5月27日,67.4%的企業達到正常生產水平八成以上,較4月下旬上升6.6個百分點。5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4.4%,增速較上月加快0.5個百分點,在上月由負轉正基礎上繼續回升。其中,采礦業、制造業以及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三大門類分別增長1.1%、5.2%、3.6%,增速均有所加快。1—5月份,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2.8%,降幅較1—4月份收窄2.1個百分點。  二是多數行業和產品生產繼續恢復,新興產品保持高速增長。分行業看,5月份,41個大類行業中,30個行業增加值同比實現增長,增長的行業數較上月增加2個,增長面為73.2%。分產品看,612種列入統計的工業產品中,344種產品產量實現增長,增長面為56.2%;部分新興產品繼續保持高速增長,3D打印設備、智能手表、集成電路圓片、充電樁等增長均在70%以上。  三是裝備制造行業增長繼續加快,基建類相關產品增勢較好。5月份,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5%,增速較上月加快0.2個百分點。其中,汽車制造業增長12.2%,加快6.4個百分點,增速為2018年下半年以來各月最高水平;專用設備制造業增長16.4%,加快2.1個百分點;電子、儀器儀表、通用設備等行業繼續保持較快增長態勢,增速在7.3%—10.8%之間。分產品看,5月份,建筑工程用機械產量同比增長38.4%,增速較上月加快17.5個百分點,其中挖掘機增長82.3%,較上月加快32.8個百分點;大中型拖拉機、混凝土機械分別增長56.1%、42.2%;汽車產量215.2萬輛,增長19%,其中載貨汽車45.8萬輛,增長54.7%,增速均較上月明顯加快。受市場需求恢復拉動,SUV汽車、筆記本計算機分別增長33.5%、28.6%,智能手機、智能電視產量由降轉增,分別增長8.4%、7.1%。  四是原材料行業增長有所加快,水泥、鋼材等生產持續向好。5月份,隨著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推進,原材料類行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從上月的3.5%加快到5.5%。其中,鋼鐵、非金屬礦物制品、化工等行業分別增長6.1%、5.5%、3.9%,增速均較上月小幅加快;石化行業由降轉增,增長7.8%。分產品看,5月份,水泥、鋼材、十種有色金屬、初級形態塑料同比分別增長8.6%、6.2%、4.1%、7.9%,增速較上月均有所加快。  當前工業生產總體恢復向好,但困難和不確定因素仍然較多,值得關注。一是行業和產品回升力度有所減弱,41個行業中有25個行業出現增速回落或降幅擴大,產品增長面較上月有所下滑。二是消費品行業出現下滑,增速由上月的增長0.7%轉為下降0.6%,服裝、家具、文教工美、皮革制鞋等行業下降在5.0%—11.4%之間。三是出口訂單不足,工業出口交貨值由增轉降,同比下降1.4%,部分出口占比較高的行業出口交貨值下降10%以上。  下一步,應繼續扎實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推進減稅降費,鼓勵和幫助外貿企業開拓國內市場,幫扶受疫情沖擊較大的中小微企業,不斷鞏固工業經濟穩定回升的態勢。
警惕5G技術泡沫,工業互聯網下一波熱點是“軟硬結合”
警惕5G技術泡沫,工業互聯網下一波熱點是“軟硬結合”
2020-06-15
過去一年,有關5G的話題經常時不時沖上微博熱搜,尤其在中央大力推動5G新基建發展、美國進一步升級對5G領頭羊華為斷供措施的背景下,5G似乎已經不再是一種簡單的移動通信技術。相關領域投資專家認為,5G分為上游、中游和下游。其中,中游基站運營商格局已定,上游的芯片器件存在較多機會,下游行業應用機會超乎想象。不過,目前雖然5G仍未完全落地,但投融資市場已經出現了一片紅海,項目估值較高,甚至出現了一些“偽需求”的項目。5G中游格局已定下游應用端機會超乎想象5G對運營商來講,速度快、流量大,大項目投資,確實是盛宴,消費者也非常期待。另外,設備供應商也有大項目落地,但這些行業格局主要是從3G、4G延伸而來,已經比較穩定。海松資本創始人、CEO、管理合伙人陳立光表示,目前5G對于投資機構來說是一種挑戰,但是從更廣義來看,因為5G帶來了一系列新的變革,例如某些地方需要用到AI技術和加速技術,因此在這個領域可以進行布局。同時,隨著5G的應用,帶來了AIoT、智慧城市、智能駕駛等一些更深層次的應用。現階段可以對智能汽車、智能網聯等,圍繞這些產業跟5G相關的技術應用來做一些工作。目前,我們看到不是狹義的5G,而是泛5G,這樣,想象空間就很大。容億投資創始合伙人、董事長黃金平認為,5G分為上游、中游和下游,中游就是中興、華為或者手機廠家、運營商。從投資的維度來看已經沒有機會了。目前,芯片器件還有比較多的機會,上游都是國外進口為主,需要進口替代,這樣機會非常多,門類也非常多。一個基站可能有幾百種器件,還有很多細分的方向都以進口為主,國內都有若干家企業在做。因為5G已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很多項目估值都很高。其實這個估值里,除了公司的價值以外還有太多泡沫,投資需要把泡沫擠掉,識別出公司的價值,這就要找到需求方。要找到源頭理解項目的價值,同時要給項目帶來產業的價值,這個時候泡沫的估值就可以擠掉。企業成功要面臨很多競爭,需要給它輸送相應的資源,所以在投資上游芯片器件要非常深入的研究,這里面也蘊含非常豐富的資源。現階段,盡管下游的行業應用相對來說機會更大,但還需要有一個過程。這些觀點得到了方廣資本管理合伙人李文魁的肯定。他說,5G大概分3個層次,第一是5G本身,第二是5G產業鏈的延展,第三是5G本身輻射的生態。通信行業其實是從3G開始,每一代通信技術是一個確定性的技術,3G過后必然是4G,4G之后是5G。因為這樣的確定性,所以投資需要提前布局。5G現在已經開始部署了,想在5G技術本身再去布局,顯然是過去式。從產業鏈上看,在中游設備廠商這一塊,大部分的機會或者市場格局已經形成雙寡頭的局面,剩下的設備機會可能會在一些第三方設備廠商,但總體來說里面的機會競爭非常激烈。剩下更多的是上游的芯片甚至是材料相關的領域,當然也包含模組。因此,在投資5G的時候,要看5G所輻射的生態,其中包含未來5G可能帶來的一些新的應用形態。例如3G促進了圖片的應用,4G促進了短視頻的應用,5G到底會延伸出什么樣的殺手級應用,這需要去探索和尋覓。臨芯投資董事長、CEO李亞軍則表示,由于5G有寬、快、多這3個特點,這就會帶來很多新的應用,可能會很大改變人們的生活,也可能會改變很多生產方式,比如工業互聯網。在這個過程當中,產業鏈大概首先要看建設,要先把網建起來,但是現在幾大運營商幾乎已形成壟斷,剩下的應用端機會應該不少。在寬、快、多這三方面,尤其是快,很多的應用將成為可能,比如汽車的自動駕駛、無人駕駛等。而工業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硬件+軟件”。工業互聯網有一部分的硬件要加進去,比如在一個大的場景里,一定有傳感器,這不像原來的互聯網那樣。工業互聯網一定有很多的傳感器和基站,這也會讓速度非常通暢。同時,工業互聯網一是在整個生產場景里,二是能把分散在不同點的生產場景,連成一個場景,所以它改變了整個生產方式。李亞軍進一步表示,這里面將會大有作為。而工業互聯網下一波的熱點在哪里?必須是軟硬結合,即“芯片+軟件”。警惕5G技術泡沫投資機構要練就“火眼金睛”5G機會可以分為上游和下游。李文飚認為,上游主要圍繞核心的零部件、芯片集中布局,也就是一種進口替代,不一定完全跟5G有關,但5G肯定是最大的推動力。這其中包括電源、傳感器、光學器件、手機相關等。另外,5G產生相關的新功能和產品,如手機TOF、AI應用、光學零部件也可以做相關布局。下游包含多個維度、各個垂直行業,包括AI、自動駕駛、工業互聯網等,再下游就是應用,例如直播帶貨等,這是上下游的創投和創業企業的機會。陳立光表示,AI屬于5G里面的應用場景,因為速度快了就需要用到AI的技術芯片,無論是數據中心還是智能駕駛等。但作為投資機構,需要練就火眼金睛。一方面估值不能太高,另一方面還得找到真正有核心技術的公司。因為中國容易產生一窩蜂的各種拷貝,在AI和芯片領域里面也有類似這樣的趨勢。所以對于投資機構來說,一定要真正透過這些現象,看到問題的本質和真正的需求,而不是一些偽需求。實際上現在偽需求很多,一些公司加上別人的東西打包成虛假的估值,這就考驗投資的火眼金睛能力和投后幫助企業成長的能力。李文魁說,針對5G,除了在網絡側上游的細分機會外,還可以看到一些終端側的機會。終端方面,中國在世界的地位是非常突出的,在這種情況下創新也會為器件芯片帶來很好的“土壤”。熊偉銘表示,因為迭代速度快、量大、供應鏈好,目前與5G和AI相關的內容,中國慢慢開始有領先的可能性了,因此這可能是一個機會。另外,如果5G能夠解決車路協同的問題,安全性大大提升,就會有更多的機會和未來。5G上游投資需要專業度與產業化結合,下游就需要想象力了。李文飚說,未來5G可能就像人工智能一樣無所不在,滲透到每個領域,例如無人駕駛,最近就可以看到美團送菜的自動駕駛車。5G的出現,肯定會推進車路協同,這樣無人駕駛也將慢慢成為現實。當然,5G可能是更廣義的,相關技術投資會有巨大空間。
工程機械行業2019年營收6681億,同比增長12%
工程機械行業2019年營收6681億,同比增長12%
2020-06-12
來源: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根據國工機協[2020]01號文《關于做好工程機械行業二〇一九年度統計報表的通知》要求,協會統計信息部在各有關分會和企業的配合支持下,利用近半年時間,初步完成年報匯總的各環節工作。參與2019年行業有效年報報送匯總的企業達到311家,超過歷年參報企業數,體現了廣大企業對行業統計信息工作的支持和對行業發展的關注。工程機械行業2019年企業綜合統計年報收集工作已經截止,后續匯總、編印工作正抓緊進行,包括編印《二零一九年工程機械主要企業主要產品產銷存匯編》和《二零一九年工程機械主要企業經濟指標完成情況》,以及在印制完成后經參與報送的企業統計人員免費發放給參報企業,作為行業2019年發展情況的總結和史料參考。2019年,工程機械行業在歷經五年之久的發展低潮以及2017年至2018年快速恢復和增長后,迎來了穩定發展的2019年,面對更加復雜的國際環境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局面,工程機械行業借助穩定向好的宏觀經濟和持續穩定的固定資產投資,行業轉型升級的成果進一步顯現,在市場二手設備加快更新、大氣污染防治環保政策對市場產生的積極作用、“一帶一路”建設拉動出口增長,以及建設施工領域新技術新工法的推廣應用等眾多因素疊加影響下,工程機械市場再現高速增長。經協會統計匯總,在扣除不可比因素、重復數據和非工程機械產業營業收入之后,2019年全行業實現營業收入6681億元,比2018年增長12%。工程機械行業綜合統計年報匯編工作已開展二十余年,得到了廣大企業的普遍關心和支持,行業內主要企業會員都參加了年報匯總工作,尤其是行業大型骨干企業給予了大力支持,為行業發展、政府和企業決策,提供了客觀依據。對于未參加年報匯總的企業,因缺乏數據依據,在協會出具相關證明及其他相關的訴求方面將受到影響。
專家觀點 | 張偉:深化工業大數據創新應用 賦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
專家觀點 | 張偉:深化工業大數據創新應用 賦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
2020-06-10
近日,工信部印發了《關于工業大數據發展的指導意見》(簡稱《指導意見》),以貫徹落實國家大數據發展戰略、促進工業數字化轉型、激發工業數據資源要素潛力、加快工業大數據產業發展為目標,提出了重點任務和保障措施,為我國工業大數據發展指明了方向。為促進《指導意見》實施,推出“推動工業大數據發展·促進工業數字化轉型”專欄,邀請地方工業大數據主管部門相關負責人和專家學者對《指導意見》進行解讀,分析我國工業大數據發展現狀和存在問題,并提出落實《指導意見》和推動工業大數據發展的舉措建議。本期為寧夏回族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副廳長張偉的署名文章。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以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加大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工業大數據是互聯網、大數據和工業產業結合的產物,是落實制造強國戰略和網絡強國戰略的關鍵支撐和重要基石。工信部出臺的《關于工業大數據發展的指導意見》是落實國家大數據發展戰略的重大舉措,是加快工業大數據發展的頂層設計,為我們推進工業大數據工作提供了全面系統的指導。認知是行動的先導。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工業企業的運營管理,越來越依賴工業大數據,工業大數據的潛在價值也日益呈現。那么工業大數據的核心和本質是什么?我們在認真研討學習《關于工業大數據發展的指導意見》的基礎上,結合企業工業大數據應用實踐,認為工業大數據的本質是“數據+模型=服務”,核心是應用、算法、數據和平臺4要素的有機結合,通過數據挖掘重構工業價值流程,最終提升企業產品質量和核心競爭力,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按照以上理解和思路,結合寧夏制造業發展實際,近年來我們重點開展了以下工作。一、搭建頂層設計,政策靶向引導2018年自治區人民政府相繼出臺了《關于加快“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實施意見》,通過實施工業互聯網“525”創新工程,即建設網絡、平臺、安全、生態、支撐五大體系,突出建平臺、用平臺兩大核心,重點實施智能化、綠色化、網絡化、服務化、個性化五項工程,實現“十百千萬”行動目標。近期正在制定《關于促進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若干政策的意見》,從促進大數據產業集聚發展、加大大數據產業引育、推動產業創新引領、優化產業發展環境4個方面,提出16條具體舉措,引導社會資源投向,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大力培育發展大數據產業。二、堅持問題導向,分類梯次推進我們針對寧夏工業企業信息化水平參差不齊、發展不平衡的現狀,從工業大數據的連接、控制、融合3個痛點入手,分類梯次實施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改造,力求把有限的財政支持用在刀刃上。在信息化基礎較好的裝備制造、電子信息、電力等優勢行業,依托骨干企業建設企業級工業互聯網平臺,在服務自身發展同時,開放企業內部和產業鏈上下游資源,建設賦能行業發展的行業級平臺。目前已培育11家企業級平臺和3個行業級平臺。在信息化基礎落后的冶金、建材、化工等傳統行業,遴選優質平臺服務商組建“專家小分隊”,“上門”免費為企業開展“一對一”的現場診斷,針對“病灶”制定企業個性化的三化改造方案。三、揭榜掛帥攻關,提升技術供給平臺是工業大數據的聚集核心,但寧夏工業互聯網平臺技術薄弱、供給不足,亟需引進國內外先進技術,為此,我們采取“揭榜掛帥”機制,聚焦重點行業工業互聯網應用共性問題,面向全國公開征集遴選一批掌握關鍵核心技術、具備較強研發創新能力的優質平臺服務商和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集中攻關,建設一批技術先進、性能優秀、應用效果好的行業級工業互聯網平臺,為行業信息化水平的提升提供平臺支撐。目前已引入浪潮集團、樹根互聯、朗坤智慧、雪浪數制等10余家國內優秀平臺服務商,建設冶金、化工、裝備制造、輕工等行業級平臺。四、試點示范引領,促進融合應用工業大數據的價值在創新應用。我們發揮試點示范項目的引領和帶動作用,由點到面、向縱深推進,培育發展基于工業大數據的新型制造模式。先后爭取國家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試點企業70家、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試點示范項目4 個、制造業“雙創”平臺試點示范項目8 個,涌現出吳忠儀表、共享集團、國能煤制烯烴、寧夏建材等具有行業領先水平的優勢企業,受到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點贊。國能寧煤百萬噸煤基制烯烴智能工廠突破了一系列核心關鍵裝備,打破了國外長期對煤制油化工核心技術、裝備及材料的壟斷,為國內裝備制造企業創造了合作創新平臺,使得生產效率提升24.17%,運行成本降低33.25%,能源利用率提高10.6%,對延伸煤制油化工產業鏈、提高產品附加值具有重要意義。共享集團依托先進的工業數據采集技術,融合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著力打造數據采集、資源匯聚、能力協同、價值賦能的工業互聯網應用創新體系,助力鑄造業技術融合與產業升級。通過自主研發的供應鏈協同系統,近年來公司庫存資金下降了40%,采購效率提升了50%,采購管理人員減少了一半以上。五、涵養產業生態,優化發展環境圍繞構建工業大數據產業生態,采取“政府+聯盟+服務商+企業”模式,建立產學研用協同創新機制,促進工業互聯網技術創新和融合應用。寧夏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成員涵蓋工業企業、互聯網服務商、科研機構、金融機構等領域100余家成員單位,在聯盟內部成立了企業首席信息官(CIO)俱樂部,加強工業互聯網技術創新和應用推廣方面的交流合作。對標對表國內先進,加強與國家科研院所和發達省市合作。引進樹根互聯、朗坤智慧、浪潮集團、華為、用友等工業互聯網服務商對近百家企業進行現場診斷,并制定了個性化改造提升方案。建設了工業互聯網體驗展示中心,集中展示工業互聯網創新與應用優秀案例和解決方案,為工業企業提供成熟經驗和可復制、可推廣案例,工業互聯網生態體系初步形成。下一步,寧夏將深入貫徹落實《關于工業大數據發展的指導意見》,把工業大數據發展納入以智能改造為引領的“三大改造”攻堅行動,統籌謀劃、一體推進,堅持以連接、控制、融合為主攻方向,提升工業大數據管理能力和治理水平,重點實施“十大行動計劃”:一是實施基礎能力提升行動。加快企業內外網建設,推進5G網絡規模組網,實現重點工業園區5G網絡連續覆蓋,加快自治區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二級節點建設,完善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編碼規則。二是實施智能改造梯次推進行動。通過推進“機器換人”、生產線、智能工廠和智能車間改造,實現“點”上突破、“線”上鏈接、“塊”上融合和“面”上協同。三是實施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行動。采用“揭榜掛帥”方式,建設和引進一批企業級、行業級工業互聯網平臺,為智能改造提供平臺支撐。四是實施企業用云用平臺推廣行動。加快工業APP開發,不斷豐富平臺應用,鼓勵企業基礎設施、業務系統和設備產品等上云上平臺,實現企業由上云到用云的轉變。五是實施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行動。開展中小企業數字化診斷服務,推動大中小企業間平臺資源開放共享等措施加速中小企業數字化改造;六是實施技術載體引育行動。培育引進一批工業互聯網平臺服務商、解決方案服務商、系統集成商,構建工業互聯網服務資源池,為企業智能改造提供支撐。七是實施數字產業集群擴容行動。發揮地域優勢,發展云計算、大數據產業,拓展數字產業服務廣度。推動產業集聚區面向公共服務、產業鏈、供應鏈不斷拓展應用深度。八是實施智能裝備產業升級行動。依托產業優勢,在智能儀器儀表、智能輸配電設備等領域提升成套智能裝備水平,構建具有行業特色的智能改造裝備體系。九是實施智能制造新業態培育行動。結合行業特點,每年建設一批利用工業互聯網開展網絡化協同、服務化轉型、個性化定制等新業態項目。十是實施網絡安全保障行動。通過健全完善工作機制和試點示范項目的引導帶動,不斷提升工控領域安全保障水平。
 區塊鏈與數字化、數字經濟和工業互聯網
區塊鏈與數字化、數字經濟和工業互聯網
2020-06-04
區塊鏈是最大的數字化美國作家阿爾文·托夫勒曾經寫過一本書,叫《第三次浪潮》。他認為,人類社會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次浪潮為農業階段,從約1萬年前開始;第二階段為工業階段,從17世紀末開始;第三階段為信息化(或者服務業)階段,也就是數字經濟,從20世紀50年代后期開始。在過去的20年里,數字和互聯網經濟改變了很多商業上的東西。當互聯網技術剛剛開始進入中國,其最早從電商打開了商業應用的突破口。到了2011年,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2C的應用開始呈現出一種極速擴張發展的態勢,關鍵詞是“共享經濟”。隨著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AI等技術的發展,數字經濟將實現從虛擬到現實的價值傳遞。正如馬云預測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和新能源在未來的10-20年內會沖擊行業各個方面。同時也是我們提升自己的最佳機會。必須思考未來制造業如何走,必須走向智能化,必須利用大數據,云計算和物聯網結合。未來也不是互聯網公司的天下,而是用好互聯網技術的企業的天下。未來90%的銷售在互聯網上,90%的制造業也在互聯網上。制造業必須要學會擁抱互聯網,未來不存在Made In China、Made In USA,未來的制造業是Made In Internet,未來的制造業全是在互聯網上制造”。我們正處在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的時代。區塊鏈技術被認為是繼蒸汽機、電力、互聯網之后的下一代顛覆性技術。如果說蒸汽機釋放了社會生產力,電力解決了人們的基本生活需求,互聯網改變了信息傳遞方式,區塊鏈作為“信任的機器”,則將徹底改變整個人類社會價值傳遞方式,這不僅是數字經濟的重要驅動力,也是推動未來數字社會和數字中國構建的重要力量,以“區塊鏈+”為代表的價值互聯網應用前景廣闊。社會的信息化,是先到云再到鏈的,鏈是最終的戰場,未來的大趨勢將是從萬物互聯到萬物在鏈。區塊鏈開創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是計算機、社會學、數學、傳播學博弈論、管理學、經濟學和金融學這些領域前沿技術的集大成者。區塊鏈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數字化遷徙,區塊鏈讓人類進入數字世界。區塊鏈賦能產業數字化轉型才能實現價值最大化中國信息協會專家辦主任、數字經濟學博士尚進提到,“區塊鏈只有充分賦能產業的數字化轉型才能實現價值最大化。”區塊鏈記賬技術在短短的十年里逐步滲透到經濟社會的多個領域,進而引發了產業創新與再造。尚進表示,以傳統金融業為例,依托區塊鏈擁有的高可靠性、交易可追溯、節約成本等特質,在支付、結算、用戶身份識別等領域能深入解決行業痛點,提高行業運行效率。除此之外區塊鏈還逐步延伸到電子信息存證、版權管理和交易產品溯源,數字資產交易等實體領域,對產業的升級、轉型注入了動力。作為一個全新的技術手段,區塊鏈是分布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計算機技術在互聯網時代的創新應用模式,是一種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可追溯的分布式賬本,在過去的十年時間里,區塊鏈技術憑在金融領域取得了革命性的成果,與此同時在金融以外的更加廣泛的領域中不斷創新發展,并正在從制造業向醫療健康、物流、工業互聯網等經濟社會諸多領域逐漸擴展延伸。不過,任何一個新的技術從創新到成熟都需要一個過程,要客觀的認識到,區塊鏈當前還只是處于一個初級的發展階段,無論是技術還是商業都不成熟,從技術角度看,種類有限的共識機制,容量有限的區塊導致網絡擁堵,分布式系統缺乏有效的調整機制,及專門面向區塊鏈的數據庫系統仍不成熟等問題依然存在。尚進進一步談到,區塊鏈產業要想進一步突破創新瓶頸,從根本上來講離不開技術、商業和場景這三個方面的深入融合創新。因此,一方面要不斷強化區塊鏈技術與各類應用場景的緊密結合,另一方面要加強區塊鏈應用領域復合型人才的培養。與此同時還要促進產業主體協調合作,探索搭建政府與市場之間的政策傳導和信息反饋橋梁,深化政府和企業多層面合作機制,并通過行業協會、聯盟、產學研融合機構等平臺,推動產業鏈上下游主體聯動與合作,加快產業整體的商業化進程,進而形成有效的商業價值閉環,帶動整個產業生態的良性創新發展。數字經濟和工業文明時代著名經濟學家朱嘉明認為:數字經濟是突變,是演化產生的結果,而不是漸變。所以,它與我們熟悉的工業文明和以前的農業文明,都有很大的差別。在工業文明社會中,我們以生產為中心,整個社會都在把資源集中供給給生產者,這中間采用了“企業”這種組織形式,在這個環境中經濟資源的分配,都以物權和債權為分配基礎,中間建立了“企業”的有限責任制,然后在這個體制中流通的貨幣就是法定貨幣。而數字經濟時代,則以交易為中心,對應物權,提出一個新概念叫“數權”,組織也不再需要“公司”這種形式,可能是無組織組織化,這其中貨幣不再是單極的,而是基于不同的需求在不同的層面上流轉的多級數字通證。而數字通證,可以流通在各個領域和各個生態,如果在一個企業內建立了一種共識,這個企業的通證就是這個企業生態內的主權貨幣,這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態,如果另外的一個企業也認同這個生態的通證價值,并且進行了持有,相當于間接持有了另外一個企業生態的股權、債券或分紅權。在數字經濟的浪潮下,企業或產業鏈內的數字化生態和企業內部數字資產運營已是大勢所趨,他將廣泛的運用于各個商業領域和各種大小生態。數字化已成產業發展必然趨勢供應鏈金融的核心是產業,而全球產業在數字技術的影響下,也朝著數字化的方向發展。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早前發布的《數字時代的中國: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新經濟》報告顯示,到2030年,數字化的三股推動力,即去中介化、分散化、非物質化將轉變并創造10%至45%的行業總收入,滾滾而來的數字化浪潮將席卷中國,拍打著各行各業,為中國經濟帶來巨大的轉型機遇,提升效率、生產力以及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力。然而,不同產業的特征、生態、周期與發展邏輯不同,在數字化的過程中,產業鴻溝難以逾越,因而尚未形成具有普適價值的管理與發展模式。但毫無疑問的是,效率的提升與成本的降低是產業數字化的基本目標。工業“4.0”背景下,產業中不同供應鏈通過技術工具幫助企業流程更加數字化,推動傳統供應鏈向智能、高效的生態系統演變,建立既有彈性又有響應能力的供應鏈體系,也有助于促進產業的數字化升級,實現產業整體的降本增效以及客戶交互。實踐證明,區塊鏈技術已成為產業數字化過程中重要的基礎能力之一,可以有效解決信息披露不完善、信任成本高等難題,用技術推動安全互信的金融交易環境的建立。區塊鏈賦能工業互聯網基于區塊鏈的工業互聯網基礎設施,將能構建多方共治、公平可信、智能運作的數字經濟新空間。”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工業互聯網與物聯網研究所所長金鍵日前在上海區塊鏈技術研究中心主辦的公益直播中發表了這一觀點。他介紹了區塊鏈與工業互聯網作為新型基礎設施的應用邏輯,提出要以區塊鏈的技術優勢作為工業互聯網新型基礎設施發展的關鍵,盡快落地針對不同工業領域和場景的應用。工業互聯網發展提速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工業互聯網在科技革命與新工業革命交匯的背景下,成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石。金鍵認為,當前,快速感知、敏捷響應、動態優化、全局智能就是工業及泛工業生產領域必須面對的課題,此次疫情驗證了這些需求和想法。工業互聯網對于工業企業和產業發展,帶來的是生產方式、管理模式的全面變革,帶來一種從點到網的生態體系的改變。金鍵介紹,工業互聯網近年來快速發展,從中央到地方的政策體系不斷完善,新模式不斷涌現。工業互聯網產業體系初步建立,網絡、平臺、安全、智能裝備、工業自動化及邊緣計算、工業軟件與App等逐步成為工業互聯網六大核心領域,產業呈現穩定增長態勢。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體系建設提速,相關軟硬件體系持續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初具規模,龍頭企業加快探索行業應用。截至目前,五大國家頂級節點已上線運行,實現互聯互通;二級節點部署上線47個,覆蓋20個行業;企業節點累計已接入1059家。工業互聯網標識注冊總量超過25億,國家頂級節點日均解析量達到100萬次。標識在企業供應鏈管理、產品追溯、全生命周期管理等場景得到廣泛應用。區塊鏈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動力之源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將使得萬物互聯的世界更加有序、更加高效。金鍵認為,當前,聯盟鏈或基于許可的公鏈應用范圍日益廣泛,資產的數字化能力持續提升,5G驅動的終端連接能力越來越強,都將進一步推動區塊鏈技術快速落地。從長遠看,區塊鏈的理念和技術將進一步與5G、工業互聯網、數字貨幣、數字身份等新型數字經濟基礎設施融合,成為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共性技術”。從眼前看,工業互聯網連接規模變大,端到端的連接和交易也將更為頻繁,需要通過區塊鏈將產業鏈上下游間的數據上鏈,有助于實現核心企業生態內共享、工業企業間互信共享、工業互聯網平臺間價值共享,利用區塊鏈技術為工業“網絡化生產”推進中遇到的生產協同、工業安全、信息共享、資源融合、柔性監管等挑戰提供相應的解決方案。針對區塊鏈未來在疫情引發的社會治理體系中發揮的作用,金鍵進行了說明:利用區塊鏈的共識機制,可以構建開放的疫情數據報送體系,利用智能合約實現多人同時報送、多方全局確認的新模式,確保疫情數據的準確、及時、透明,從而為疫情防控、社會監管提供更好的保障。“區塊鏈﹢工業互聯網”構建數字經濟新空間新型基礎設施是推動數字經濟發展、對沖疫情影響的關鍵。未來,國家將進一步加大新型基礎設施的投資,這將進一步帶動我國新興制造業和服務業的蓬勃發展。為什么要用區塊鏈建設數字經濟的新型基礎設施?金鍵給出了答案:一方面,區塊鏈是真正能夠滿足數字經濟發展需求的關鍵技術,基于區塊鏈的新型基礎設施將通過數字孿生接入進行數據確權、可信共享交易促使供需平衡、邊際成本降低實現智能運作,通過數據的流動、機器的交換實現價值的鏈接,實現靈活的、彈性的生成與供應模式。另一方面,區塊鏈是具有聚力推動產業經濟價值的共性技術。區塊鏈技術通過分布式信任管理能力,賦能技術、行業、模式、產業,與互聯網便捷接入的應用服務能力、標識統一互通的身份識別能力、5G廣覆蓋的通信連接能力、“智能+”按需匹配的知識推導能力耦合。最后,區塊鏈也是中國實施自主創新的突破口,因為要重視區塊鏈基礎技術而非區塊鏈應用以實現區塊鏈的領先發展。金鍵認為,基于區塊鏈的新型基礎設施是發展趨勢,并可以為域名、標識、法幣、電力、5G等其他新型基礎設施賦能,共同推動數字經濟發展和網絡強國建設。在區塊鏈基礎設施支撐下,未來將建立多方共治、公平可信、智能運作的數字經濟新空間。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這樣做事半功倍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這樣做事半功倍
2020-06-04
中小企業面對的普遍問題眾多中小企業面對的普遍問題:招工困難、設備自動化程度不高、企業信息化程度不高、供應鏈缺少有效的管理、產品研發經常變化影響生產、生產過程缺少有效的監控造成質量不穩定或不良損耗偏高、生產主要依靠工人經驗防止出錯、依靠紙質單據記錄生產過程、無法有效追溯、無法準確績效統計與分析。中小企業經營者當前的應對方式面對這些問題,當前中小企業經營者大多數人是先觀望,看看同行們會怎么做。一些經營者會積極的了解補貼政策,嘗試申請對口補貼。一些企業應客戶對品質的要求(必須做到生產過程追溯否則失去供應商資質),從而主動上MES系統。還有一些企業因作業條件很差或安全性不高實在難以招人,這些崗位是可以通過自動化設備頂替的,則會真正去部署機器換人。當然,這些方法也能取得一定的效果,但如果要使企業轉型更加順暢和徹底,還是需要針對各個具體的問題采用有效的方式。智慧轉型,有效的問題解決方法招工困難:可以分批采購自動化設備,逐步用機器代替人;企業除了提升福利待遇,還可以增強工廠人文建設豐富廠內職工生活。設備自動化程度不高:一次性換裝全部自動化設備,資金投入太大,現實中不大可行。可按關鍵工序、瓶頸工序分批次換裝自動化設備,或者針對瓶頸工序做設備技改,提升設備的利用率。關于技改舉例:某客戶工序加工完成,通過傳送帶輸送到包裝車間,傳送線尾有個框,未技改前,工人在旁看著裝滿一框后用拖車移去稱重臺稱總重量,結合單件重量推算出此框的完工數量。技改方法是在傳送帶末端加裝分流導軌,依據傳送帶的寬度可以一分三或一分四軌,在每一分流口出處有固定紅外計數器,每過一件實時計數一件,如此免去了人工搬運稱重的環節,提升了效率。這樣技改的成本不高,見效快。企業信息化程度不高:現如今絕大部分企業都有上ERP系統,但產品研發PLM、倉儲管理WMS、生產執行MES、客戶關系CRM、供應鏈管理SRM、辦公OA等沒有對應的軟件工具,或者有但這些系統分散于不同軟件供應商,各自為政不能整合,信息無法傳遞,各個點都形成了信息孤島,浪費了信息資源。企業在信息化過程中要有考慮長遠,可以優先選擇具備綜合系統的軟件供應商,分階段購買應用,可以有效避免信息無法整合的問題。或者各分系統在選型軟件供應商時,一定要評估軟件是否具備數據接口的能力,提供將來數據做整合的能力。供應鏈缺少有效的管理:原材料、半成品、成品如何高效準確的出入庫,這是非常重要的課題。經營者都會考慮降低原材料、成品庫存,以降低資金占用和提高資金周轉率,采用的方法是按生產計劃下采購計劃,依靠采購員管控好采購周期,按訂單交期組織好銷售出庫計劃,從計劃層面說這些都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但具體到出入庫的操作層面,如何提升效率,很多企業目前還沒有去處理。見效快成本低的方法“貼條碼”,出入庫時員工只需用手持設備掃條碼就能完成,數據實時準確不易出錯。另一見效快但成本較高的方法用RFID,標簽電子化后工人連掃碼都不用,通過感應讀取設備自動獲取出入庫物品的信息。條碼化加快了物品識別的效率和準確率,搬運環節如何提高效率呢?這需要投入立庫、平庫、堆垛機、龍門吊、自動流水線、AGV等裝備,成本會比較高,在企業具備比較大的規模后可以考慮投入智能倉儲,以實現高效的搬運。產品研發經常變化影響生產:多品種小批量生產是很多企業的常態,且客戶不斷提出新要求,很多訂單已開工單甚至已上線生產訂單需求還在變化,這樣對現場的工藝變更就需及時準確,以免因細微工藝不符影響訂單交付。這需要用上PLM系統,當工藝變化時自動推送ERP、MES的工藝及配方信息,ERP有了新舊版本的工藝和配方后就可以做ECN變更分析,去處理受變更影響到的采購單和生產單。產線上無需再手工下發紙質指導書,后臺工藝變更后產線終端SOP屏自動更新最新版的作業書,實現工藝變更的及時準確和無紙化。生產過程缺少有效的監控造成質量不穩定或不良損耗偏高、生產主要依靠工人經驗防止出錯、依靠紙質單據記錄生產過程、無法有效追溯、無法準確績效統計與分析:這些問題通過實施MES系統結合設備數據采集可以得到解決,實現實時的生產報工與檢驗記錄、實時的設備狀態監控與設備績效、準確的過程追溯、系統級的生產防呆防錯、生產信息的可視化,為滿足交期、降低損耗、提高質量創造良好的條件。客戶在選型MES系統時,要結合企業情況,制定好明確目標,按近期和遠期目標分階段逐步達成,一來資金分批次投入,減少企業的資金壓力,二來分階段落實可以更好控制風險,不影響生產經營。中小企業的轉型,從根本上說是要加強自主創新,這是企業持續發展的根源。采用自動化設備、整合各信息化系統,以建立數字化車間、數字化倉儲,幫助企業降低損耗提升質量滿足交期,從而提高企業的競爭力。企業轉型知易行難,不能一蹴而就,企業必須意識到這一點,順勢而為而不能不做為,通過逐步的投入,在風險可控的條件下積極轉型實現良性的經營。
菠萝视频色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