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航

質量品牌

新聞中心
警惕5G技術泡沫,工業互聯網下一波熱點是“軟硬結合”
來源:article
發布時間:2020-06-15 點擊:554

過去一年,有關5G的話題經常時不時沖上微博熱搜,尤其在中央大力推動5G新基建發展、美國進一步升級對5G領頭羊華為斷供措施的背景下,5G似乎已經不再是一種簡單的移動通信技術。相關領域投資專家認為,5G分為上游、中游和下游。其中,中游基站運營商格局已定,上游的芯片器件存在較多機會,下游行業應用機會超乎想象。不過,目前雖然5G仍未完全落地,但投融資市場已經出現了一片紅海,項目估值較高,甚至出現了一些“偽需求”的項目。

5G中游格局已定

下游應用端機會超乎想象

5G對運營商來講,速度快、流量大,大項目投資,確實是盛宴,消費者也非常期待。另外,設備供應商也有大項目落地,但這些行業格局主要是從3G、4G延伸而來,已經比較穩定。

海松資本創始人、CEO、管理合伙人陳立光表示,目前5G對于投資機構來說是一種挑戰,但是從更廣義來看,因為5G帶來了一系列新的變革,例如某些地方需要用到AI技術和加速技術,因此在這個領域可以進行布局。同時,隨著5G的應用,帶來了AIoT、智慧城市、智能駕駛等一些更深層次的應用。現階段可以對智能汽車、智能網聯等,圍繞這些產業跟5G相關的技術應用來做一些工作。

目前,我們看到不是狹義的5G,而是泛5G,這樣,想象空間就很大。容億投資創始合伙人、董事長黃金平認為,5G分為上游、中游和下游,中游就是中興、華為或者手機廠家、運營商。從投資的維度來看已經沒有機會了。目前,芯片器件還有比較多的機會,上游都是國外進口為主,需要進口替代,這樣機會非常多,門類也非常多。一個基站可能有幾百種器件,還有很多細分的方向都以進口為主,國內都有若干家企業在做。因為5G已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很多項目估值都很高。其實這個估值里,除了公司的價值以外還有太多泡沫,投資需要把泡沫擠掉,識別出公司的價值,這就要找到需求方。要找到源頭理解項目的價值,同時要給項目帶來產業的價值,這個時候泡沫的估值就可以擠掉。企業成功要面臨很多競爭,需要給它輸送相應的資源,所以在投資上游芯片器件要非常深入的研究,這里面也蘊含非常豐富的資源。現階段,盡管下游的行業應用相對來說機會更大,但還需要有一個過程。

這些觀點得到了方廣資本管理合伙人李文魁的肯定。他說,5G大概分3個層次,第一是5G本身,第二是5G產業鏈的延展,第三是5G本身輻射的生態。通信行業其實是從3G開始,每一代通信技術是一個確定性的技術,3G過后必然是4G,4G之后是5G。因為這樣的確定性,所以投資需要提前布局。5G現在已經開始部署了,想在5G技術本身再去布局,顯然是過去式。從產業鏈上看,在中游設備廠商這一塊,大部分的機會或者市場格局已經形成雙寡頭的局面,剩下的設備機會可能會在一些第三方設備廠商,但總體來說里面的機會競爭非常激烈。剩下更多的是上游的芯片甚至是材料相關的領域,當然也包含模組。因此,在投資5G的時候,要看5G所輻射的生態,其中包含未來5G可能帶來的一些新的應用形態。例如3G促進了圖片的應用,4G促進了短視頻的應用,5G到底會延伸出什么樣的殺手級應用,這需要去探索和尋覓。

臨芯投資董事長、CEO李亞軍則表示,由于5G有寬、快、多這3個特點,這就會帶來很多新的應用,可能會很大改變人們的生活,也可能會改變很多生產方式,比如工業互聯網。在這個過程當中,產業鏈大概首先要看建設,要先把網建起來,但是現在幾大運營商幾乎已形成壟斷,剩下的應用端機會應該不少。在寬、快、多這三方面,尤其是快,很多的應用將成為可能,比如汽車的自動駕駛、無人駕駛等。而工業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硬件+軟件”。工業互聯網有一部分的硬件要加進去,比如在一個大的場景里,一定有傳感器,這不像原來的互聯網那樣。工業互聯網一定有很多的傳感器和基站,這也會讓速度非常通暢。同時,工業互聯網一是在整個生產場景里,二是能把分散在不同點的生產場景,連成一個場景,所以它改變了整個生產方式。李亞軍進一步表示,這里面將會大有作為。而工業互聯網下一波的熱點在哪里?必須是軟硬結合,即“芯片+軟件”。

警惕5G技術泡沫

投資機構要練就“火眼金睛”

5G機會可以分為上游和下游。李文飚認為,上游主要圍繞核心的零部件、芯片集中布局,也就是一種進口替代,不一定完全跟5G有關,但5G肯定是最大的推動力。這其中包括電源、傳感器、光學器件、手機相關等。另外,5G產生相關的新功能和產品,如手機TOF、AI應用、光學零部件也可以做相關布局。下游包含多個維度、各個垂直行業,包括AI、自動駕駛、工業互聯網等,再下游就是應用,例如直播帶貨等,這是上下游的創投和創業企業的機會。

陳立光表示,AI屬于5G里面的應用場景,因為速度快了就需要用到AI的技術芯片,無論是數據中心還是智能駕駛等。但作為投資機構,需要練就火眼金睛。一方面估值不能太高,另一方面還得找到真正有核心技術的公司。因為中國容易產生一窩蜂的各種拷貝,在AI和芯片領域里面也有類似這樣的趨勢。所以對于投資機構來說,一定要真正透過這些現象,看到問題的本質和真正的需求,而不是一些偽需求。實際上現在偽需求很多,一些公司加上別人的東西打包成虛假的估值,這就考驗投資的火眼金睛能力和投后幫助企業成長的能力。

李文魁說,針對5G,除了在網絡側上游的細分機會外,還可以看到一些終端側的機會。終端方面,中國在世界的地位是非常突出的,在這種情況下創新也會為器件芯片帶來很好的“土壤”。熊偉銘表示,因為迭代速度快、量大、供應鏈好,目前與5G和AI相關的內容,中國慢慢開始有領先的可能性了,因此這可能是一個機會。另外,如果5G能夠解決車路協同的問題,安全性大大提升,就會有更多的機會和未來。

5G上游投資需要專業度與產業化結合,下游就需要想象力了。李文飚說,未來5G可能就像人工智能一樣無所不在,滲透到每個領域,例如無人駕駛,最近就可以看到美團送菜的自動駕駛車。5G的出現,肯定會推進車路協同,這樣無人駕駛也將慢慢成為現實。當然,5G可能是更廣義的,相關技術投資會有巨大空間。

菠萝视频色版app